茶,一个透着温暖的名字

发布日期:2017-4-26   被阅读1243次   字体:     

    对中国人来说,“茶”是一个透着温暖的字,带着温度。“喝茶当于瓦纸窗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 

    茶是中国人开始新的一天生活的必需品。柴米油盐酱醋茶,代表着人间烟火,茶排最后,入诗却最多。中国人对茶的感情成了一种情结,因而对茶的认识亦在代代传承中完成。


    当茶叶一瓣瓣的心状打开在水中沉浮时,会体会出一种散淡的润物情致。在茶道与功夫茶里,纷攘的名利如烟云浮过眼眸,淡化了俗世的种种矛盾和冲突,少了些许浮躁,眼光也随之柔和,心情也随之开朗。喝茶,实是提升了感悟人生境界的妙招。


    有人说,人过中年饮的是下午茶,我心有戚戚。多好的比喻,人生的诸多况味都被很感性地道出。将茶作为人生喻体,是再恰当不过的生活修辞。年少时,许多人生之境是难以体会的。

    古代文人借物喻志,常在其诗文或书画中,以芝兰蕙萱、松竹菊梅的美丽、香艳、高雅、贞节等高尚情操,比喻美人、君子、忠臣、义士……而歌颂之、感叹之,暗喻自己的志趣和美德。而以茶喻志的诗文,亦属常见。  

    品茶不仅带来无限的情趣,而且常能满足自己需要的超脱感与心理精神上的愉悦,借茶言志、发抒情怀,也是品茶艺术借以表现自己的重要形式之一。 

    如白居易的《食后》茶诗中,充分表露了他的淡泊情趣和他的处世哲学,诗云:“食罢一觉睡,起来两瓯茶。举头看日影,已复西南斜。乐人惜日促,忧人厌年赊。无忧无乐者,长短任生涯。”而苏东坡的《试院煎茶》诗中,则是于茶中求超脱。诗云: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作松风鸣。蒙茸出磨细珠落,眩转绕瓯飞雪轻。银瓶泻汤夸第二,未识古人煎水意。君不见,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,贵从活火发新泉;又不见,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,定州花瓷琢红玉。我今贫病长苦饥,分无玉碗扭娥眉。且学公家作茗饮,砖炉石铫相行随。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,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起(时)。”   

    僧俗不同,志趣各异,而其诗境趣意亦有别。如皎然和尚的《饮茶歌》,则充满清淡高远的“禅味”。诗云:“越人遗我剡溪茗,采得金芽爨金鼎。素瓷雪色漂沫香,何似诸仙琼蕊心!一饮涤昏寐,情思爽朗满天地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清尘;三饮便得道,何须苦心破烦恼!”


    道未必人人能得,温暖却人人可享!

 
安徽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中国安徽合肥市政务新区祁门路1777号安徽合作经济大厦5-10层
(5-10/F., Anhui Cooperative Building, 1777 Qimen Road, New Municipal District , Hefei, China)
TEL:0551-62652408  FAX:0551-62654664 62654110 POSTCODE:230022